陈某起诉请求:1、判令解散凯凌公司;

【本案争议焦点】

第一,凯凌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发生严重困难;第二,公司继续存续是否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;第三,陈某所陈述的困难或争议是否不能通过其他途径解决。

1、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例8号,判断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发生严重困难,应从公司组织机构的运行状态进行综合分析。

如果公司权力运行发生严重困难,股东会机制长期失灵,内部管理有严重障碍,股东会、董事会等权力机构和管理机构无法正常运行,无法对公司的任何事项作出任何决议,公司已陷入僵局状态,可认定为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。

公司陷入僵局状态,通常由股东纠纷引起。但并非所有的股东纠纷均导致公司僵局。股东纠纷有多种类型,并非均通过解散公司解决。

凯凌公司两位股东自2013年10月开始发生纠纷。围绕公司执行董事的改选等问题向法院起诉、向公安机关举报等过程。此后于2014年10月9日达成协议。双方参加股东会,改选了公司执行董事、监事。2015年4月,凯凌公司再次召开股东会,就公司借款事宜形成决议。

2017年7月,凯凌公司召开股东会,就执行董事、监事的改选、总经理聘任形成决议。

可见,在凯凌公司两位股东发生纠纷期间,股东会仍能够正常召开,并就公司重大事项形成决议。

另据凯凌公司经营状况。

凯凌公司的主营业务仍能正常开展,2014年1月-2015年6月累计收取房款138707791元、销售车位9943000元,2015年7月-2017年7月累计收取房款421363908元、销售车位款9243000元,并能支付工程款及各项管理费用。可见,股东发生纠纷并未妨碍凯凌公司的日常经营及公司运行。

据此,凯凌公司的经营管理并未因股东纠纷发生严重困难。

2、对僵局公司要件的理解

股东会能否召开并形成有效决议,取决于公司章程的规定及股权结构。公司法司法解释二中“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”,意指作为公司僵局的一种表现,公司长期无法召开股东会。其中“两年”并非类似时效的期间,不能理解为超过两年未召开股东会即出现公司僵局。尽管从2015年4月至陈某起诉,两年间凯凌公司未召开股东会,但不表明该公司无法召开股东会。除通常的召集程序外,凯凌公司章程并未对股东会的召开作出特别限制,因此,据公司章程召开股东会不存在特殊障碍。凯凌公司实际于2017年7月1日按章程召开了股东会。其次,基于凯凌公司两位股东持有表决权的股份比例,即使两位股东意见不一,股东会通常也能形成有效决议,不易出现僵局。这也是本案与指导案例之间重要的事实区别。

因此,尽管两位股东存在纠纷,但综合凯凌公司股东会召开情况、机构运行及公司经营情况,结合公司章程及股权结构审查,尚不能作出公司经营管理出现严重困难的判断。

3、作为解散公司的要件之一,所谓“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”,指由于公司股东会、董事会运行出现长期持续性严重困难,致使公司经营管理事务停滞,公司事务处于瘫痪状态,公司资产及全体股东权益在僵持中耗竭。  

目前,凯凌公司股东会及内设机构能够运行,公司主营业务正在开展,尚未出现管理瘫痪、业务停滞的状况。因此,尚无依据支持股东整体利益会因公司存续而受损的判断。

相反,凯凌公司开发项目尚未结束,其作为开发商负有各种合同义务待履行。如此时解散公司,合同无法继续履行,预期的合同利益也不能实现。此种局面对于公司股东、债权人反而有害。就此,凯凌公司的担心应属基于公司现状的合理预测。

4、凯凌公司经营管理尚未发生严重困难,且目前解散公司对于公司及股东并无利益,因此,不能以解散公司为救济手段。

依公司法,合法权益受损害的股东可以提出相应的诉讼及权利请求。陈某实际也采取了相应的维权措施,包括就查阅账簿、撤销股东会决议向法院起诉;就公司向关联企业及个人出借资金,向公安机关举报等。可见,对股东之间的纠纷,尚有其他救济途径,目前不宜以解散公司作为解决争议的手段

 【判决】

陈某与董某之间就公司经营管理存在争议,但该争议可依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,其请求解散公司不符合规定的实质要件,不能予以支持。